您現在所在位置:首頁 > 世界
年輕的朋友們 相聚在東瀛——中國各民族青年友好交流團出訪日本略記
金向德 2018-03-21 01:25

中國各民族青年友好交流團.jpg

中國各民族青年友好交流團


  2016年10月,應日本政府有關部門的邀請,記者隨由國家民委組織的中國各民族青年友好交流團出訪日本,進行為期8天的友好交流。期間,來自祖國各地的各族青年學生以及國家民委機關和委屬單位的青年職工共60人,在東京和北海道兩地與當地青年開展了交流活動。 

初到東京的感受


  本次交流團一行都是首次訪日,對日本的印象大多是從第二手資料里獲得的。因此,對這個鄰國,既熟悉又陌生。然而,從走下飛機的那一刻起,無處不在的秩序感和散見于細微之處的溫情,頓時打消了此前心中的想象和憂慮。

  在機場出口大廳,一切都井然有序,雖有很多來來往往的旅客,但基本上各行其道,看不到任何雜亂。另外,隨處可見的漢字標識,讓我們倍感親切。迎接我們的,是這次活動具體實施方永旺康博詩株式會社的鈴木先生、野口小姐以及兩名華人導游。鈴木先生手中高舉寫有“中國各民族青年友好交流團”字樣的牌匾,示意我們到他指定的地方集合。華人導游高木女士提醒我們不要聚集在出口,以免擋住他人。她說,在日本不妨礙他人是最基本的行為準則。

  前往東京市區的高速路蜿蜒曲折,沿途高樓林立、車水馬龍,透過車窗可以充分感受到這座特大都市的發達。然而,坐在大巴車里,高木女士并沒有急于向我們介紹這座城市的魅力,而是首先說明在日本期間的安全事項,并發放了每個團員的名牌。拿到名牌后,貼在背面的一張小卡片吸引了我的眼球。原來這是一張求助卡,上面用日語寫明了求助信息和導游的聯系電話。高木女士介紹說,如果發生掉隊或走散以及其他的緊急情況,即使你不懂日語,只要將求助卡出示給身邊的任何一個日本人,他們都會熱心地為你撥通電話。

  說起日本人的秩序與細節,導游高木女士頗有感觸。她是來自中國廣東的華人,本姓孫,與日本人結婚后隨了丈夫的姓。作為上世紀90年代初較早一批來到日本的中國留學生,她可以算是位“日本通”了。她說,守規矩的意識幾乎滲透在每個日本人的骨子里。她曾目睹一位騎電動車送兒子上幼兒園的母親,遇紅燈停車等待的時候車輪壓了白線,結果被較真的兒子要求退回白線后面,一厘米都不許超出。

  沒有規矩不成方圓,這也是我們自幼接受的教育。然而,在東京期間,我們從日本人這些不起眼的細節中,才切實感受到了遵守規矩的魅力。參觀東京塔、日本科學未來館、東京美術俱樂部特別展、淺草寺等地時候,我們發現無論何時何地,只要是在公共場合,日本人都是低聲細語。在公共場合,日本人觀察周圍環境,時時處處換位思考,做到盡量不妨礙他人。

  來到東京的第二天,交流團中的哈薩克族青年阿爾曼對記者說:“在繁華的都市里,遵守秩序、自覺自律、禮讓謙遜、細致周到,這就是東京留給我的第一印象。” 

在大學里展示我國多民族國情


  10月13日下午,交流團來到位于東京西部府中市內的東京外國語大學,與師生們進行了友好的交流。

  東京外國語大學作為日本僅有的兩所國立單科外語大學之一,久負盛名,相當于我國的北京外國語大學。交流開始前,小林副校長為我們介紹了學校的歷史沿革和漢語教育情況。簡稱“東外大”的東京外國語大學,最早可以追溯到1856年政府設立的翻譯中心——蕃書調所。該機構在日本歷史上最早進行外國研究,尤其在引進西學方面貢獻卓著,為日本的崛起起到了促進作用。如今的東京外國語大學,不拘泥于狹義的外語學習,而是把區域研究作為著力點,將目標語言圈的政治、文化、習俗等研究放在重要位置。

  說起漢語教育,東京外國語大學有著67年的教學歷史。他們秉持注重語言運用能力的基本教學理念,特別編寫了適合該校學生的漢語教材,同時與我國的北京大學、北京外國語大學、上海外國語大學等多所著名高校建立了學術交流機制,定期派出學生來華交流。現在,每年有56名本科生在東京外國語大學專修漢語。這批漢語專業人才,將成為促進中日交流的中堅力量。

  該校漢語專業學生森知佳,能說一口流利的漢語,與我們交流起來毫無障礙。她曾在北京大學交換學習一年,去過西安、武漢、成都等城市。性格爽朗的她,為我們介紹日本文化的同時,也對中國文化表現出濃厚的興趣。她說,雖然知道中國是個多民族國家,但卻是第一次見到這么多穿民族服裝的青年朋友。交流期間,她總是以好奇的眼光注視著我們身上的民族服裝,并時不時地問:“你是什么民族?”

  為了讓日本青年更加直觀地了解中國的多民族國情,交流團的成員們非常熱情地向他們介紹自己的民族。來自新疆的哈薩克族青年阿爾曼演奏了傳統樂器冬不拉,來自西藏的門巴族青年頓珠卓瑪和珞巴族青年達勇介紹了本民族美食,來自四川涼山的彝族青年馬文峰邀請日本朋友去自己的家鄉做客。交流會上,參觀團的每個成員都成為了本民族的代言人。

  交流會臨近結束,森知佳告訴我們,她從我們身上看到了各族青年如兄弟般的情誼。我們對她說,在中國各民族就是這樣和諧相處的。 

一場別開生面的歡迎宴會


  10月13日晚,伴隨主持人的開場白,中國各民族青年友好交流團訪日交流的首場官方活動——歡迎宴會準時開始。國家民委國際交流司司長俸蘭和中國駐日本大使館參事官沈建國、日本外務省官員中原邦之、日中友好會館顧問武田慎言、永旺康博詩株式會社法人陳由美等嘉賓,以及交流團的56個民族青年代表出席了歡迎宴會。

  期間,日本外務省官員中原邦之先生代表日本政府表示了對中國各民族青年友好交流團的歡迎。他希望交流團成員們能夠通過切身交流,感受多彩的日本,發現真實的日本,同時回國后能夠把對日本的理解分享給周邊的朋友。其實,這也是他們積極籌備主辦本次交流活動的目的所在。

  早在2007年日本政府就提出“21世紀東亞青少年大交流計劃(JENESYS)”,旨在通過邀請亞洲和大洋洲相關國家青少年進行訪日交流,達到增進國際社會對日本優勢、品牌和價值觀的理解。到2013年作為其后續事業,又推出了“JENESYS2.0”,計劃未來數年內訪日交流的東亞青少年將達到3萬人規模。

  俸蘭司長作為交流團團長發表了致辭。她說:“中國是擁有56個民族的多民族國家,中國政府堅持民族區域自治和各民族共同繁榮的政策,不斷鞏固和發展平等、團結、互助、和諧的民族關系”;“中日兩國政府對推動青年友好交流交往特別關注,希望我們的青年朋友們成為推動中日友好的重要力量。”對此,在場的日方代表頻頻點頭表示認同。

  中國駐日本大使館參事官沈建國則在致辭中強調中日關系的基礎在于民間,希望交流團在加深對日本理解的同時,把我國各民族的優秀文化以及當代青年的良好風貌展現出來,為改善和增進中日友好做出貢獻。

  當晚,來自中央民族大學的學生們表演了民族特色濃郁的歌舞節目。其中有布依族、鄂溫克族的民歌獨唱,還有蒙古族、達斡爾族、拉祜族的舞蹈,也有哈薩克族傳統樂器冬不拉獨奏以及小提琴和手風琴合奏等表演。這些精彩的表演不僅給歡迎宴會增添了氣氛,而且充分展示了我國豐富多彩的民族文化。在場的日本觀眾看得津津有味,不時發出贊嘆。 

探訪阿伊努民族博物館


  阿伊努族,是居住在日本東北地區、北海道以及俄羅斯庫頁島南部地區的原住民,被視為日本的少數民族。這次,我們有幸探訪了位于北海道白老町的阿伊努民族博物館。

  通常認為,有“日出之國”、“千島之國”之稱的日本民族構成單一,其實除了主體民族大和族以外,還有生活在北海道、沖繩的阿伊努族和琉球族。他們屬于絕對的少數民族,兩個族群人口加起來不足13萬,只占日本總人口中的極少部分。

  阿伊努族的文明,最早可以追述到13世紀。他們有著自身獨特的文化傳承,并且在歷史上與中國和俄羅斯有過頻繁的貿易往來。然而,阿依努族與后來從本州遷至日本東北及北海道地區的大和族曾發生沖突,戰敗的阿伊努族最終被迫接受了大和族的統治。明治時代,日本政府開始在北海道大規模開荒,這對以漁獵為生的阿伊努族造成巨大影響,甚至威脅到他們的基本生活。遺憾的是,從明治時期到第二次世界大戰的歷屆日本政府,均沒有采取保護阿伊努族文化的政策。因此阿伊努族被迫改變生存方式,過上了與大和族幾乎一模一樣的生活,風俗習慣和文化傳承被迫中斷。

  進入20世紀后,日本興起保護民族文化的運動。1946年,為改善阿伊努族民族文化傳統瀕危的現象,成立了北海道阿伊努協會。從上世紀70年代開始,陸續開展了一系列弘揚傳統文化的活動,如傳承阿依努民族舞蹈和服裝等。1997年,政府頒布《阿伊努文化振興法》。從此,對阿伊努族及其文化的保護、普及和發展成為日本的一項國策。

  我們到訪的白老町有多個阿伊努族村落。阿伊努族博物館坐落在大湖村,村子旁邊有一個叫做“Poroto”的湖,在阿伊努語中意為“大湖”,故此得名。據說北海道90%以上的地名,都出自阿伊努語。

  大湖村除阿伊努民族博物館外,還有多棟茅草房。這些茅草房按照阿伊努族的傳統民居模式精心設計,再現了他們過去的居住狀態。走進村里,首先映入眼簾的是一座約5米高的巨大石人像。這座以阿伊努民族博物館館長野本正博為模型雕刻的石人像被稱為村長像,威嚴地高高矗立在村口,仿佛是村莊的守護神。

  據野本館長介紹,為更加完好地保存阿伊努族的文化遺產,從上世紀60年代起,散居于白老町附近的阿伊努族紛紛聚居到Poroto湖畔,形成今天的大湖村。因此,這里不僅有阿伊努族的傳統民居,還設有熊舍、糧倉、祭壇等,都完好地再現了阿伊努族曾經的生活面貌。

  然而,現在的阿伊努族早已不再固守傳統。自1984年大湖村的阿伊努族民族博物館對外開放以來,村民都變成了博物館的工作人員,平時也不居住在傳統的茅草房里,只在工作時才會穿上民族服裝,向游客們介紹阿伊努族的歷史文化,其日常生活已經與普通的日本人沒有多大區別。

  民族傳統文化的丟失,這是野本館長最為擔心的問題。近年來,在野本館長的主導下,阿伊努民族博物館召集了一些對民族文化感興趣的阿伊努青年,讓他們表演民族歌舞、演奏傳統樂器,以期達到傳承和宣傳的目的。

  這一天,阿伊努民族博物館的工作人員為我們表演了《即興歌》《弓之舞》《鶴之舞》《熊靈送行舞》等多個傳統歌舞。這些融入了阿伊努族對大自然的敬畏、對家族的祈祐以及與神明分享悲喜的傳統歌舞,如今已被日本政府指定為非物質文化遺產。

  離別之際,野本館長告訴我們,阿伊努民族博物館有望在2020年升格為國立博物館。他希望借此與世界各地的不同民族進行廣泛交流,提升少數民族的文化認知度。


0
Copyright ? 2014 minzu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備15020131號-2
0
pt古怪猴子出现三倍
北京pk10怎么玩 快乐时时走势图开奖 十二生肖彩票怎么买 加拿大28计划软件组合 pk10计划软件冠军五码 双色球蓝号101期预测 2人斗地主规则知识 全天飞艇精准计划网页 炸金花百人场技巧 红牛娱乐2 2018开奖记录开奖结果 兼职彩票平台骗局 时时彩开奖结果 快速时时软件计划 加拿大28计划推荐 北京pk10官网开奖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