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所在位置:首頁 > 行游
西雙版納:勐巴拉娜西
葉梅 2018-05-04 06:50

  天下的語言就像天上的星星一樣多。每一種語言和文字都各有妙趣。 這些年,我陸續接觸了蒙古族、藏族、維吾爾族、哈薩克族、朝鮮族的母語作家以及翻譯家,雖然我不認識這些文字,也聽不懂他們的語言,但每次聽到這些朋友用母語在一起交流時,都能從一旁感受到語言的魅力,如音樂、如流淌的泉水——


  勐巴拉娜西是傣語,意思是“理想而神奇的樂土”。這塊樂土指的是美麗的西雙版納。

  從小,我就愛上了西雙版納。這名字那么好聽,有一種神秘,就像童話中的王國,讓人忍不住好奇——為什么會叫西雙版納呢?


  不止一次想到這個問題,但西雙版納離得那么遙遠,想想只能作罷,將這名字藏在心里頭。那里有被分作一間間小庫房,有一間藏的都是我最喜愛的寶貝,西雙版納也應是其中的一個。


  從兒時到現在,多少年過去了,很多事情都已經改變,但有些珍愛卻是不會變的,于是只要想起來,便會覺得仿佛又回到了童年。


  有一次到云南參加筆會,省作協安排大家會后到下面的州市采風,我告訴楊洪昆秘書長說想去西雙版納。他熱心地說行,我給那邊的老羅聯系一下。隨后,洪昆很快告訴我:“你去那里就找州文聯老羅。”


  但那天從昆明飛到西雙版納州的首府景洪機場,來接我的卻不是老羅,而是一個中年女子。明晃晃的陽光下,天熱得渾身像扎針一樣,當時也顧不得客套,我就跟著這快步前行的女子上了車。


  車開動起來,我問女子在文聯做什么工作,她一邊開車,一邊卻說:“我不是文聯的。”我又問她認不認得老羅,女子轉過半張臉來說:“不認得。”


  我心里一驚,不知這女子是誰。她要拉我去一個賓館,說那里的條件不錯。我說,你等等,我打個電話。


  慶幸給楊洪昆的電話很快接通了,洪昆說,你怎么沒見到老羅呢?老羅在機場沒等到你,你現在哪里嘛?


  我再問這女子,怎么會來接我。女子卻說:“多多叫我來的呀。”原來如此,虛驚一場。女子是葉多多的朋友。上次我在拉什海遇到意外,本來要遠行的計劃也因此擱淺。葉多多幾次說要找機會彌補,這次得知我要去西雙版納,就在電話里說她也來。她柔韌卻格外有主意,自己作了好些安排。


  我請這女子把車開到老羅指定的版納賓館,這才見到洪昆說的老羅。


  接下來,我在西雙版納的幾天就一直跟著老羅走。老羅叫羅云智,中等個兒,臉黑黑的,溫文爾雅。他在這地方編輯了幾十年的文學刊物《西雙版納》,培養了一批又一批作者,有漢族、傣族,也有基諾族、哈尼族等。


  老羅可以稱之為“西雙版納通”,與他一起走,我就忍不住邊走邊問。從遠古到今天,西雙版納的故事一串串……


  再回到那個我最早好奇的問題,為什么叫西雙版納呢?


  漸漸弄明白,“西雙”是傣語“12”的意思,“版納”是指比縣小一些的行政區域。古時西雙版納這一帶叫勐泐,居住著傣族的一個支系——水傣。據傣文史料記載,勐泐地方古代分布著12個傣泐部落,結成了一個稱為“泐西雙邦”的部落聯盟。傣歷542年(公元1180年),年僅32歲的帕雅真征服了各勐,在勐泐建立了景隴金殿王國,稱為勐泐國。宋朝皇帝遣使至景隴,也就是今天的景洪,頒發虎頭金印,命其為一方之主。明朝年間,朝廷又在勐泐地方設立了宣慰使司,命其統轄各方。傣歷944年,與緬王聯姻的第十三代宣慰使召應勐,為替愛妻備辦返鄉探望父母的禮品,將所轄的30多個勐合并成12個“西雙”,從此有了“西雙”這一稱謂。


  傣語的“版”是個多義詞,可譯為“千”,也可譯為“纏裹”“聯合”“合并”。西雙版納,古時實際上是指經過合并的12個田賦單位,也就是車里宣慰使司統轄下的12個行政單位。到了民國年間,在景洪設立了“普思沿邊行政總局”,史志上仍然使用“普思沿邊十二版納”的名稱。


  1953年成立西雙版納傣族自治區(州)時,各族代表認為“版納”具有“波海咪納版塔南干”(各族農民大團結)之意,一致同意沿用“西雙版納”作為自治區(州)的名稱。


  名稱的來由也如一條河流,流經了很多朝代,匯聚了很多人的心思。


  如今的西雙版納,世居著傣、哈尼、拉祜、布朗、基諾、瑤等13個少數民族。這片地處北回歸線以南,與老撾、緬甸接壤的土地,天賜恩德。當地球上北回歸線沿線多數地方變成干旱地帶并逐漸淪為沙漠時,西雙版納卻青山依舊、碧水長流,熱帶雨林蒼莽,動植物資源豐富,因此被人稱為“神秘的綠色明珠”。


  位于云南最南端的西雙版納自古以來是面向東南亞的重要通道,有六條公路、一條水路與老撾、緬甸相通,居住于國境線兩邊的人民,世代通商聯姻,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系,是兄弟姐妹、親戚朋友,是連著骨頭牽著筋的“胞波”。


  這天一大早,我們從景洪開車去勐罕橄欖壩。“景”在傣語里是“城市”的意思,跟“景”搭在一起的地名有很多,如景真、景哈等。若前面再加一個“允”,指的就是首府,景洪因此又叫“允景洪”。


  從景洪開車到勐罕,只在說話之間,有的故事才剛剛開頭,可車卻停下了。太陽已經升到半空,熱辣辣的,我們隨著一群群游人在勐罕的樹下尋找蔭涼。這地方游客們都叫它橄欖壩,離景洪30多公里。寨子至今還保留著幾百棟完好的傣家竹樓,是傣族人世代生活的家園。


  橄欖壩,傣語叫“勐罕”,指的是“山間的盆地”。 “罕”的意思是卷起來。傳說佛祖來此講經,人們虔誠地將棉布鋪在地上,等佛祖走過之后,又把布卷起來挪到前面,兩塊布交替鋪路。因此以“罕”而得名。


  勐罕是西雙版納海拔最低的地方,最熱,作物生長也最為繁茂。走進橄欖壩的寨子,只見緬寺佛塔和傣家竹樓四周一片片的椰子樹、檳榔樹、芒果樹隨風搖動。一叢叢飽滿的菠蘿蜜、繡球果,鮮香誘人;五顏六色的鮮花,隨著人的腳步和目光,遍布村寨的每條小道和每個角落。


  一棟棟傣家竹樓的門扉都敞開著,有的主人在家,有的卻空無一人。我們這些陌生人隨著花香,走進竹樓,懷著好奇小心地打量傣家人的起居。我擔心這樣隨便進入會不會冒犯了主人,但老羅說:“不要緊,傣家人是好客的,只要我們不碰人家的東西,就沒事。”


  聽老羅這樣一說,我們就安心了。


  爬上竹梯,進到一戶沒人的傣家竹樓,只覺腳下忽閃忽閃的,用竹蔑編織成的席子鋪成隔層,踩在上面總感覺有些不踏實。老羅看出我的擔心,又說:“沒事的。這些竹樓別看好幾十年了,但常年都有人住著,結實得很。”


  傣家竹樓的一層大多空著,一角會安置爐灶,燒的是罐裝煤氣,旁邊擺放著木頭或竹子做的餐桌。向陽的地方曬著一些豆子或肉干,掛成一串一串的,顯出主人的勤勞能干。二層的房間是用來睡覺的,房門兩邊貼著紅色的對聯。墻上掛著一些小相框,看上去是這家人的全家福,眼神專注的男主人坐在中間,穿傣裙的妻子摟著一雙兒女倚靠在他身旁。


  自從傣家園開展旅游以來,寨子里適齡的男女都可以找到一份相應的工作,保安、保潔,還有導游、餐飲,有干不完的活,也有了掙不完的錢。這家房門都不上鎖,傣家人依然保留著從前的習慣,對游客和外來人沒有設防,竹盤里堆著香蕉、菠蘿、龍眼等吃食,隨意地放在桌上,陌生人也可以吃。


  我問老羅,這里的村民是不是都這樣?老羅說“差不多。”


  老羅說話簡短,從不高聲,臉上總是帶著微笑,黑紅的皮膚襯得牙齒白白的。他說,西雙版納這個地方物產豐富,有吃不完的水果。


  他又說,傣家人善于施舍,跟他們的文化有關。


  人應該學會放手,放下的越多,越覺得擁有的更多。


  細想起來,也很有道理。



0
Copyright ? 2014 minzu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備15020131號-2
0
pt古怪猴子出现三倍
麻将怎么玩 pc28代理能赚多少 百威娱乐ll登录 时时彩微信群 盈彩平台 重庆时时彩5星人工计划 6码倍投技巧 21点什么叫分牌 bet338高级娱乐群 北京pk10冠军选号技巧 河北时时现场开奖结果 神童网单双四肖资料… 时时走势图龙虎和八方集团 北京pk开奖记录手机版 北京pk10前二全天计划 一肖中特平 平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