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所在位置:首頁 > 文化
追尋文物蹤跡 見證寶島變遷——“燈下故人:一個德國人與海南島的故事”展覽側記
王佳炎 2019-05-16 08:15

文物以其特有的歷史、文化、科學價值,記錄和見證人類文明的變遷。這些寶貴的人類文化遺產,能夠帶給人以反思、啟迪和鞭策。作為文物工作者,我常被冰冷的文物背后充滿溫情的故事深深觸動。

“燈下故人:一個德國人與海南島的故事”在海南省博物館首展完美收官,追尋文物的腳步,我穿越瓊州海峽,從海南島把它們帶到北京,在民族文化宮進行巡展。追憶這一原創展覽的臺前幕后,愈發難掩心中的波瀾,深感有一種責任與大家分享文物文化之美。


故事的緣起


“燈下故人”的創意源自我國宋代文豪黃庭堅的《品令·茶詞》中“恰如燈下,故人萬里,歸來對影”的詞句,寓意夜闌人靜,孤燈之下,故人萬里歸來相逢。此種期待大有漢末蔡文姬《胡笳十八拍》“更深夜闌兮,夢汝來期”之情真意切,此種重逢還有杜甫的《羌村》“夜闌更秉燭,相對如夢寐”之歡聚驚喜,妙處只可意會。


“故人”是誰?


一個德國人。


何為“故人”?


時光回溯至上世紀30年代初,漢斯·史圖博先生作為故事的核心人物,開啟海南島民族調查的首頁,成就了不凡的研究成果,影響深遠。


漢斯·史圖博(Hans Stübel),1885年出生于德國萊比錫。他自幼天資聰慧,勤奮好學。成年后,他分別在耶拿、慕尼黑、萊比錫等地學習醫學,1908年獲得醫學博士學位,1910年任教于德國耶拿大學(今耶拿弗里德里希·席勒大學)。1924年春,史圖博應邀到上海的同濟大學任教,就職于醫學院,擔任醫科生理學教授兼生理學館主任。此后,他鐘情中國教育事業,在華從教數十載,直至1951年才依依不舍地返回德國。


史圖博熱愛科學知識傳播,是資深的醫學博士和教授,但自然科學成就僅僅是他光環的一部分,作為民族學家、人類學家的他成就更耀眼。


史圖博對中國民族學研究非常感興趣,時常在教學之余,不余遺力地組織調研團隊到民族地區進行深入調研。在華任教期間,他先后考察過浙閩交界的畬族地區,粵桂相鄰的瑤族地區,滇黔兩省的苗族、傈僳族地區,甘青兩省的蒙古族、藏族地區以及海南島的黎族地區。他關注的內容相當廣泛,包括民族的起源、歷史、經濟、飲食、服飾、風俗、宗教、語言、歌舞、自然生態等。


1931年和1932年間,史圖博曾先后兩次深入海南島腹地,進行了較為全面的社會考察和科學研究,其中對海南島的民族調查研究尤為細致。經過科學整理和分析,他于1937年在德國出版《海南島的黎族一一為華南民族學研究而作》一書,先后翻譯成中文、日文等。這是一部采用了現代人類學、民族學、語言學等新學科、新方法研究的專著,在海南民族研究領域具有開創性和里程碑的意義,備受注目。正因此,史圖博被視為中國黎學研究領域的先行者之一。


在海南島開展學術調研期間,史圖博的考察團隊采集的民族標本共計360件,詳細制作標本信息卡片1220張,并整理了260張重要照片,其中收集黎族生產生活用具349件,多數為服裝服飾,還有金屬制品、骨制品和竹制品等,例如刀鞘、頭簪、棋盤等都是較為珍貴的文物。如今,這些珍貴文物已成為研究海南黎族文化史不可多得的標本。


文物的流轉


歷史文物因機緣巧合往往充滿傳奇,史圖博海南征集文物流轉的路徑就是一個印證。


史圖博的考查團隊攜帶征集標本自海南島回到上海同濟大學開展學術研究后不久,便發生了第一次上海事變,日軍開始侵占上海,引發“淞滬抗戰”。隨后,1937年發生第二次上海事變,日軍大舉侵華,上海淪陷。同濟大學開始舉校內遷,史圖博及其海南征集文物也被迫踏上遷徙之路。巧合的是,抗日戰爭期間國立“中央博物院”籌備處與同濟大學同時駐扎在四川省宜賓市南溪縣李莊鎮。前者借助教育部專項經費收購了史圖博整理的這批民族標本,這些文物后來成為“中央博物院”黎族專項收藏。新中國成立后,原“中央博物院”更名為南京博物院,史圖博征集的海南黎族文物成為其基本收藏的一部分。


1954年,在紀念新中國成立5周年之際,文化部、國家民族事務委員會決定在故宮博物院舉辦“民族文物展覽”,并為此專門成立了展覽籌備委員會,向全國各地發文通告此事,請各地選送(借用或撥交)少數民族文物支援這一展覽。南京博物院收藏有眾多少數民族文物,接到文化部有關指示后,于1954年6月將其挑選的少數民族文物10余箱通過鐵路運抵北京,撥交給了故宮博物院。


這批文物包括黎、傈僳、瑤、布依等15個民族的1377件物品。史圖博在海南所收集的黎族文物大部分囊括其中。


1959年,在周恩來總理的關心下,為支援民族文化宮與中國歷史博物館的建設,故宮博物院依照文化部指示精神決定將其部分院藏民族文物撥交這兩個單位。于是,史圖博所采集的黎族文物的主體部分也隨著此次撥交入藏民族文化宮。


輾轉八十余載,史圖博當年海南征集的300多件(套)文物分散收藏在故宮博物院、民族文化宮,而珍貴的圖片資料依然保存在南京博物院。清一色的國家級的文博收藏單位,意味著文物珍貴的價值和重要的意義,完好的文物收藏也見證著我國文物工作一絲不茍和流轉有序。


充滿魅力的原創展覽


盡管史圖博海南征集的相關黎族文物被分別收藏在南京博物院、故宮博物院、民族文化宮,但團結、嚴謹的文博人并沒有令其沉寂和雪藏。海南省博物館館長陳江在上世紀80年代于南京博物院浩瀚的歷史文獻中,敏銳捕捉史圖博所拍攝的海南影像,此后堅持文物追蹤,完成了文物檔案的研究和論證。南京博物院、故宮博物院、民族文化宮與海南博物館充分發揮館際交流的優勢相互支持,為此后的這次展覽奠定合作的基礎。


2017年6月,海南省博物館策劃組織了“重走史圖博之路”,一次跨越87年的歷史對話,為此次展覽醞釀了良好的氛圍。久久為功,一個原創性展覽終于成型。


進入展廳,以白為主的色調盡顯雅致。今昔對比的反差,令人不約而同的比較和反思海南島上人們的生活及其精神世界。展覽共分為三個部分:“史圖博其人”“史圖博其事”“未完的故事”,以直接引用史圖博日記的實證方法,向觀眾娓娓敘述“德國故人史圖博”與海南島的故事情緣,也再現了其當年在海南的民族學調查成果。


策展團隊把200多張珍貴的歷史照片并列懸掛,146件文物以不同主題呈現80多年前黎族地區的人文風貌。公眾徜徉在寬闊的展廳里,在展覽中解讀海南島歷史的過往。這既是知識素養的提升,也是藝術的享受——質樸而精巧的藤編油燈架、芭蕉葉拖鞋,記錄著海南人就地取材制作生活用品的藝術之美;神秘雞骨占卜、細密記事竹契、多彩服飾,反映了海南先民的生活智慧、宗教信仰、經濟狀況;靜觀懸掛展示的獨木牛鈴,追憶海南先民在熱帶田園中的勞作和奔波。鈴聲悠遠,歷史在遠去。所幸歲月失語,文物能言,今人在展覽中可以實現與歷史的對話。


這一原創性首展恰逢慶祝海南省博物館開館十周年之際,在2018年12月15日至2019年2月20日兩個多月的展期里吸引了2萬多名觀眾前來參觀,得到各界廣泛關注與好評。


海南省博物館為此次展覽專門出版的論文集和圖錄——《燈下故人:一個德國人與海南島的故事》,也隨同展覽如期刊行,從各個視角為觀眾進行了詳盡的解讀。今昔對比,更好地見證了海南歷史的變遷和民族的融合。


博物館是為公眾提供知識、教育和鑒賞的文化殿堂,一個充滿獨特魅力的原創展覽需要與公眾有更多的分享。于是,在文博工作人員的共同努力下,展覽文物、道具等被妥善包裝運輸回到北京,并在民族文化宮進行巡展。2019年3月1日,“燈下故人:一個德國人與海南島的故事”在民族文化宮展覽館正式拉開帷幕。


作為宣傳和展示我國民族文化以及少數民族和民族地區發展狀況的專業機構,民族文化宮典雅大氣的展廳和緊臨長安街的優越位置使得本次展覽迎來了更多的觀眾。展期至2019年3月31日,恰值全國兩會盛事,更彰顯了文博機構服務公眾的文化職能。


如今,海南各族人民共同團結奮斗、共同繁榮發展,迎來了新時代的新輝煌。一個原創性歷史題材的展覽,既給我們一次回顧和反思的機緣,也給我們一種智慧的啟迪和鞭策的力量。



(本文作者系民族文化宮策展人員  責編 劉嫻)


制作:李泓


0
Copyright ? 2014 minzu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備15020131號-2
0
pt古怪猴子出现三倍
时时彩开奖结果 一分快3大小单双技巧 手机足球即时比分预测 贝博怎么样 捕鱼达人hd下载 江苏五分快三大小单双技巧 真实捕鱼游戏 乐享彩票正规吗 重庆时时开奖直播现场 app盈宝彩票 赛车北京pk10官网冷热 河北时时 三星组选包胆 360老时时杀号 必中幸运飞艇计划手机 pk10手机智能计划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