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所在位置:首頁 > 世界
柏林的傷痕
文·圖/田德文 2019-06-11 07:38

柏林是一座臉上留著傷疤的城市。作為歐盟最大國家——德國的首都,柏林沒有巴黎的精美,沒有倫敦的厚重,沒有羅馬的華貴……這座城市最大的特點似乎是濃縮了德意志民族歷史的傷痛。德意志民族不掩飾歷史傷痕的做法是值得尊敬的,因為只有勇于深入反思過去,才會有光明的未來。而對游客來說,漫步在遍布傷痕的柏林,可以在最短的時間里切實感受德意志民族的歷史,實在算得上是一件幸事。


勃蘭登堡門


勃蘭登堡門是柏林的標志性建筑,一座由6根立柱支撐的平頂城門。在門頂中央,矗立著一尊高約5米的勝利女神銅制雕塑。女神張開翅膀,駕著四馬兩輪戰車駛入柏林。女神的右手高舉帶有橡樹花環的權杖,花環內有一枚鐵十字勛章,花環上站著一只戴有普魯士皇冠的鷹鷲。參觀過勃蘭登堡門的人都知道,要拍出它的氣勢還真有點難度,因為在它的周圍擠滿各色建筑,沒有足夠它釋放氣場的空間。


8.jpg

        勃蘭登堡門前來自世界各地的游客


勃蘭登堡門原本是柏林的一道城門,因為通往勃蘭登堡而得名。后來,柏林城不斷擴大,勃蘭登堡門就逐漸成為柏林市中心了。勃蘭登堡州和柏林的地理關系有點像河北省和北京市的關系,實際上柏林是被勃蘭登堡州環繞著的。


歷史上,德意志并不是一個統一的國家。公元962年—1806年,300多個說德語的大小邦國組成一個松散的同盟,這就是“德意志神圣羅馬帝國”。伏爾泰曾經挖苦“德意志神圣羅馬帝國”,說它“既不神圣,也不在羅馬,更不是帝國”。這話說得挺有道理,德意志民族確實很晚才建立起真正統一的國家。歷史上,由于德意志民族小國林立,可沒少被周邊的大國如法蘭西、西班牙、俄羅斯甚至波蘭欺負。1806年,法國國王拿破侖勒令神圣羅馬帝國皇帝弗朗茨二世放棄皇帝尊號,神圣羅馬帝國壽終正寢。


神圣羅馬帝國解體后,以柏林為中心的勃蘭登堡——普魯士王國在德意志邦國中迅速崛起,主要原因是這個國家有著軍國主義的傳統。早在1740-1786年弗里德里希二世任國王時,普魯士軍隊就已經多達20萬人。由于繼承了條頓騎士團的軍事專制傳統,這支軍隊的作戰能力很強,使得普魯士成為歐洲的軍事大國。歷史上,普魯士最大的野心就是要統一德意志諸邦,建立強大的德意志帝國。這導致德意志與頑強阻撓它統一建國的法國之間產生了激烈的沖突,兩國不斷爆發戰爭,不斷相互羞辱,最終結下世仇。1756年到1763年,歐洲列強之間爆發混戰,史稱“七年戰爭”,普魯士在這場戰爭中崛起為歐洲軍事強國。勃蘭登堡門就是普魯士國王腓特烈·威廉二世為紀念七年戰爭勝利下令建造的。但是,當時歐洲最強大的軍事大國還是法國。1795年,普魯士敗于法國,被迫割讓萊茵河以西領土。1806年,普魯士再次敗于法國,失去16萬平方公里土地,賠款1.3億法郎。拿破侖攻入柏林后,下令把勃蘭登堡門上的女神雕像作為戰利品拉回巴黎,此事成為德意志民族史上的奇恥大辱。1814年,普魯士在滑鐵盧擊敗法國,奪回勝利女神像。1870年,普魯士再次敗于法國。1871年1月18日,普魯士國王威廉一世在法國凡爾賽宮鏡廳登基,宣布建立德意志帝國。到敵國王宮里建國,這大概算得上國家間羞辱的極限了。德法之間的歷史仇恨是后來兩次世界大戰的起因,給歐洲乃至世界都造成深重的災難。


勃蘭登堡門見證了二戰期間的德國歷史。1933年1月30日,德國納粹沖鋒隊的游行隊伍從勃蘭登堡門通過,慶祝希特勒出任總理,建立法西斯政權。1945年4月30日,蘇聯紅軍穿過勃蘭登堡門攻入柏林,宣告德意志第三帝國滅亡。當蘇聯士兵在勃蘭登堡門勝利女神像上撐上紅旗的時候,納粹德國士兵用大炮,把勝利女神像炸得僅剩下一只馬頭,現在勃蘭登堡門上的雕像是二戰后重新鑄造的。冷戰期間,勃蘭登堡門恰好處在東柏林和西柏林之間的隔離區,無論從西側還是東側都無法通過,成為戰后德國分裂的象征。上個世紀80年代擔任西柏林市長的魏茨澤克曾說:“只要勃蘭登堡門還關著,德國統一的問題就沒有解決。”1989年12月22日,時任西德總理的赫爾穆特·科爾由西往東走過勃蘭登堡門,東德最后一任總理漢斯·莫德羅在門的另一端迎接了他,勃蘭登堡門的開放最終象征著德國的統一。


時過境遷,現在的勃蘭登堡門再也沒有普魯士軍國主義的色彩。二戰結束后,德法兩國通過歐洲一體化實現歷史性的和解。勃蘭登堡門東側的巴黎廣場本來是為紀念1814年普魯士軍隊占領巴黎而命名的,現在則是法國大使館的所在地。2015年11月13日巴黎恐怖襲擊案發生后,德國民眾在法國大使館前擺滿鮮花,紀念在襲擊中遇難的人們。在勃蘭登堡門對面的大路中央,還有紀念猶太人大屠殺的巨型燈柱。所有這些,都象征著德國已經徹底與軍國主義歷史劃清了界限。


柏林墻


柏林可能是世界上唯一曾經被高墻電網分割開的城市。二戰結束后,納粹德國及其首都柏林被美國、英國、法國和蘇聯分成四塊占領。1949年,蘇聯占領區成立德意志民主共和國即東德,首都設在柏林東部的蘇聯占領區,而美、英、法占領區則成立德意志聯邦共和國即西德,首都設在波恩。美、英、法三國拒絕將它們所占領的柏林西部交給東德,結果西柏林成為東德領土中的一塊飛地。在同一個城市中搞邊境控制的難度很大,結果是大批東德公民經西柏林逃往西德或他西方國家,給東德造成嚴重的政治和經濟影響。1961年8月13日,東德在柏林建起一條長達155公里的高墻,將西柏林隔離起來,越境者格殺勿論。1961年8月24日,一個叫君特·利特芬的人成為翻墻越境時被打死的第一個人。截至1989年,共有61人在試圖穿越柏林墻時被東德邊防哨兵槍殺。


9.jpg

        今日斑駁的柏林墻


修建柏林墻是冷戰期間美國和蘇聯兩大陣營對峙的結果,它因此成為冷戰的象征。1989年11月9日,柏林墻在東德居民的壓力下開放。1990年6月,東德政府決定拆除柏林墻,“推倒柏林墻”成為冷戰結束的標志。1991年10月3日,戰后分裂41年的德國重新統一,東西柏林的道路、鐵道及橋梁迅速接連在一起。但是,柏林墻作為冷戰的歷史遺跡卻并沒有被徹底拆除。現在,柏林市內還保留著三段比較長的柏林墻:最長的一段在施普雷河沿岸奧伯鮑姆橋附近,因為墻上繪有大量涂鴉被人們稱為“東部畫廊”;另一處較長的存留位于波淖爾大街北部,為部分重建的圍墻,在1999年改為紀念場所;第三處位于波茨坦廣場和查理檢查站之間,是現在柏林市里的一處旅游景點。1961年10月27日,美軍和蘇軍曾在查理檢查站兩側各部署30輛主戰坦克進行對峙。其實雙方誰也不愿意把冷戰變成熱戰,所以這次近距離的敵對行動第二天就結束了。由于查理檢查站多次出現在《碟中諜》等大片中,游客見到時會有似曾相識的感覺。


對柏林來說,保留部分柏林墻的目的是讓人們不要忘記歷史。兩德統一是以東德“加入”西德的方式完成的,東德的政權機關自然銷聲匿跡,就連經濟體系也土崩瓦解。合并的過程,使兩個德國都付出了沉重代價。對原西德地區來說,“吃掉”東德要花很多錢,直到現在大家還要繳納“團結稅”。對原東德地區的很多人來說,統一并沒有給他們帶來想象中的富足。20多年來,德國東部各州的失業率一直遠遠高于西部,高素質人口流失嚴重。由于青年失業的情況很嚴重,德國東部的治安狀況一直不好,主張排外的新納粹組織活動猖獗,每年5月8日納粹德國戰敗日,柏林都會發生一些新納粹分子和警察之間的沖突。


對德國來說,柏林墻雖然拆掉了,但是要徹底清除它所留下的陰影也許還需要很長時間。


博物館島


從勃蘭登堡門沿菩提樹下大街一路向東,就可以走到柏林著名的“博物館島”。這個島位于施普雷河兩條河道的匯合處,集中建有新博物館、國家畫廊、佩加蒙博物館、博德博物館,形成了柏林市里最大的文化區。1999年,柏林的博物館島被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命名為世界文化遺產。與巴黎的盧浮宮相比,柏林的博物館說不上大,展品也說不上恢弘繁浩。但是,它們卻也沒有那種法國式的好大喜功,透著一股靜雅的文化氣息。博物館島上的佩加蒙博物館常年展出古巴比倫、埃及、波斯等地文物,吸引的游客也最多。但是,要了解德意志民族的歷史,其實還是去博物館島近旁的柏林國家博物館更好,那里經常有全景展示德國歷史的大型展覽。


回顧德國歷史可以發現,德意志民族心思縝密、做事精細、凡事求好,這種個性是在歷史中逐漸形成的。德意志民族散居在歐洲的西北部,自然條件比南歐惡劣,生活得也就沒有南方那么“熱鬧”,這就養成了他們比較沉靜、內向的民族性格。形象說,古代的德意志人是因為沒地方去才坐得住,坐住了也就容易鉆研些什么。歷史上,歐洲最重要的哲學家和音樂家幾乎都是德國人,精密的手工業和工業制品直到現在還是德國的拳頭產品。“德國制造”能成為高質量的代名詞,當然不僅是由于德國人坐得住、愛鉆研,而是因為德國建有嚴格的行會制度。制造假冒偽劣產品的人會被趕出行業去喝西北風,所以誰也不敢偷奸耍滑。


與西歐其他國家相比,德意志歷史文化中的“父權主義”色彩非常濃厚,在價值觀上更加強調勇敢、嚴謹、服從、紀律、秩序等“自律性”而非“自由性”的品質。這種民族性原來集中體現在“普魯士精神”中,普魯士建成強大帝國后迅速傳播到所有德意志地區。不難想象,如果這些品質與軍國主義、種族主義糾結起來,會長出什么樣的惡果。歷史上,很多德國人都有種族優越感,認為德意志民族比其他種族更加優秀,這種觀念在納粹興起的過程中起到至關重要的作用。希特勒正是利用一戰失敗后德國社會中下層廣泛存在的種族主義、反猶主義情緒而帶領納粹攫取政權的。按照德國人的心理訴求,希特勒上臺后給德意志民族帶來他們渴望的安全、穩定與繁榮,代價是把德國變成了一座沒有圍墻的監獄,最終經由戰爭走向毀滅。


二戰結束后,德國人對納粹歷史進行了深入反思,努力通過贖罪贏得和平與和解,確保永不再戰。1951年,西德總理阿登納表示:對猶太人和受害國的“賠償是我們的責任,它雖然不能洗刷我們的罪惡感,卻是和解的前提。”1969年,社民黨人勃蘭特出任西德總理,在任期間大力推行與東歐社會主義國家和解的“東方政策”。1970年12月7日,勃蘭特在華沙代表西德與當時屬于社會主義陣營的波蘭簽訂和平友好條約,在華沙猶太人起義紀念碑前雙膝下跪,代表德國向納粹受害者謝罪,此舉對于在西德營造以納粹歷史為恥的社會氛圍過程中起到了重要作用。1999年6月,德國眾議院決定在柏林建造紀念碑群,悼念在納粹大屠殺中遇害的猶太人,警示國人牢記納粹德國的罪惡。戰后,德國民眾逐漸形成堅決否定納粹歷史的主流立場,新納粹主義活動都會遭到廣泛的抵制。2014年11月,新納粹分子在柏林示威,抗議政府為外來難民提供避難所。活動遭到3000多名市民的阻攔,雙方發生暴力沖突。2015年1月11日,在德國東部城市萊比錫,極右翼集體上街游行反對政府接收難民,左翼民眾又與他們發生激烈沖突,導致200多人被拘留。


從這些事件中,我們可以看到戰后德國民族性的改變。知恥而后勇,這樣勇于反思過去的民族才是值得尊敬的。也正因如此,柏林的傷痕才沒有使它變得丑陋。


(責編   許鑫)


制作:李泓


0
Copyright ? 2014 minzu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備15020131號-2
0
pt古怪猴子出现三倍
北京pk赛车10开奖纪录 极速时时开奖程序 欢乐麻将二人雀神过胡 彩神争霸8 最新电子老虎机网站 彩票玩快三大小单双怎么赢钱 棋牌官方下载 网络彩票代理 时时彩技巧 篮球最后3分钟投注 重庆时时计划5码一期 bet338高级娱乐群 中国足彩网比分直播 江苏时时技巧 现在什么生意稳赚不赔 博彩游戏老虎机网址